北京市属医院医疗队的故事

1月27日,一支136人的北京市属医院医疗队驰援武汉。北京广播电视台的四名记者――颜葵、王晓龙、陈博、王劲清,也随医疗队赶往武汉报道。王晓龙,是他们四个当中年纪最长的一位,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,除了用手中的摄像机拍摄战友们救治病患的感人瞬间,他还默默地用文字和照片,记录下了很多视频之外的细节。

我们把这些小故事都收集起来,从今天开始,让我们在这宁静的夜晚一起用心阅读――晓龙的武汉战“疫”笔记。

北京支援武汉医疗队部分队员合影。

晓龙日记 | 2月8日

2020年2月8日是正月十五,本该是家庭团圆的日子,但是有太多太多的人在这一天选择了坚守一线。

这是我们到达武汉的第13天,这期间我们用镜头记录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

晓龙日记 | 1月28日

到达武汉的第2天,队员们纷纷拿起剪刀,剪掉了自己的长发,有的长发及腰,有的20多年来从来未剪过短发,她们打破正月里不能剪发的“咒语”,为的是节约时间,更好地救治病人。

在我的采访中,许多队员不愿意让我们的镜头去记录他们,因为他们出发时没有对家中年迈的父母说是来到武汉一线,只是说单位太忙,回不了家。这些善意的谎言会让多少父母安心过年。

采访中孙雪莲落泪了,她说这里是战场,来到这里我就是一名战士,是战士就必须要往前冲打赢这场仗。父亲离世前她答应过要替父亲好好照顾母亲,她的泪水是不想让家里的母亲为她担心。

刘海楠也掉过眼泪,她说穿着厚厚的隔离服,自己难受得要虚脱了,头疼欲裂,然而病区里一个萝卜一个坑,必须坚持是她的信念,因为如果坚持不住了,自己的活就得战友替她干,她的眼泪充满了自责和对战友的愧疚。

徐跃峤的眼睛也湿润过,她说病人本身就是这场疫情的受害者,我们要平等的对待他们,要给他们必要的尊重,她的眼泪是对病人的体贴,要让这些病人有尊严地活着。

还有丁新民医生,他第一个把“有事找我”写在头顶的帽子上,病人看到后心情能平复了,心里能踏实了,这就是我们白衣天使的责任和担当。

当地医院己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他们全员上岗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,在确诊和疑似病房中值班的和查房的大夫有可能是外科的,也有可能是骨科的,还有耳鼻喉科的,他们有的是新婚燕尔,有的是刚刚走出学校……

在这次不明原因的疫情面前谁都害怕,但他们不讲条件,不计得失选择了坚持留在一线,这正是医生的天职所在 。

12层病区中有一个护士在这次疫情来之前已经把辞职信交到了护理部,面对医院的压力,看到患者的无助,她对护士长说,我还是会辞职的,但是一定要等这次疫情过去您再把辞职信交给院办。

北京医疗队里年龄最小的王皓自嘲地说:没想到我24岁就穿上了纸尿裤,穿上后更理解了人失去健康后的不易。愿患者早日恢复健康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也希望武汉早一天恢复生机。

王皓说,其实2020年中国没有春节,疫情结束之后我们全国人民一定要好好过一个年!到那时候大家再贴春联,挂“福”字儿,放烟花,到那时候他要对每个人说:“新年好”!

编辑 马浩歌

来源:北京新闻

原标题:“有事找我”的白衣天使们,其实也会哭…… | 晓龙的武汉“战疫”笔记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