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大哥,一路走好

2月17日晚上11时40分许,韦长春在家中突发心肌梗塞,家人打120将其送至市中医院抢救。

2月18日零时许,抢救无效去世,年仅57岁。

韦长春,中共党员,籍贯江苏丹阳,现任江干区信访局四级调研员。

自1月28日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以来,韦长春一直在丁兰街道赵家苑、建塘社区一线蹲点“抗疫”。

△韦长春生前照

他这个“专家门诊”,老百姓很相信的

2010年4月,韦长春从部队转业至江干区信访局以来,长期工作在信访维稳工作一线,负责驻点值守工作,曾获杭州市信访工作先进个人、浙江省党的十九大维稳安保工作先进个人、江干区“新时代担当有为干部”等荣誉。

2010年4月转业以来,他在信访这条战线上干了十年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韦长春作为江干区“周三访谈夜”机制联系丁兰街道的党员干部,第一时间下沉至战“疫”第一线指导丁兰街道建塘、赵家苑两个社区开展疫情防控工作。

翻开丁兰街道赵家苑社区的防疫日记,里面记录了1月28日以来,韦长春一次次参与一线巡查、走访和蹲点防控工作。

赵家苑社区是回迁安置房社区,正是韦长春的民情联系点。

因为业务对口,他对赵家苑社区再熟悉不过,他曾笑着说,“常年的信访工作,让我认识了赵家,周三访谈让我更加了解了赵家,现在疫情防控更让我亲近了赵家”。

△韦长春(右一)和同事在走访中

一支笔、一个本,还有那个走楼入户的熟悉的背影,是韦长春留给赵家苑社区党总支委员胡志深最深的印象。

胡志深说,除了认真协助社区做好居家观察管控、岗亭巡查、证件检查、体温监测和心理疏导等工作之外,面对居民群众对严管严控工作的不理解、不配合等“家门口”的矛盾纠纷,韦长春还总是把纠纷调解、投诉回复、来电处理等繁杂任务统统揽过来做。

年近60岁,大家都劝他别太辛苦,他不听,总是把很多工作带回家里去。

每次的“周三访谈”,他总是早早地来到社区。

“小胡,今天我们去走个几户。”

“上次的老何家,我们等下再去下。”

摊开他的民情笔记,密密麻麻记着的,都是他的走访记录情况。居民提到的问题,他都一五一十详尽地记录下来。

△韦长春(右一)和同事在走访中

2月13日,杭州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中,有丁兰1例,2月14日杭州新增3例中,丁兰又占了2例。一时间,“丁兰成为疫区”的谣言四起,弄得人心恐慌。韦长春就利用他的专业优势,耐心细致地向居户讲解防疫政策,为居户心理疏导,叫大家不信谣、不传谣,指导丁兰街道第一时间公布确诊病例的情况,向社区提供治理方面的许多意见建议。

用他的话讲,“组织上派我来,又不是专门来听好话的,就是来答疑解惑的”。

“韦主任是做群众工作的一把好手”,赵家苑社区书记周栋粱说,“他这个专家门诊,老百姓很相信的。”

他讲的最多的就是“我来”“拿下了”

就像我们的老大哥一样

韦长春的爱人是一名楼道长,也是一名志愿者,面对疫情,韦长春也动员了她参与到了楼道志愿服务中,为居家医学观察点人员购物、买菜。碰到社区物资最紧缺的时候,还把家里的额温枪和口罩拿给社区门岗急用。他的儿子韦玮,是江干区采荷街道常青苑社区党委委员、副主任,疫情爆发后,他二话不说,也投入到了防控工作中。

韦长春去世的那晚,韦玮正好值夜班,没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。

韦玮这么回忆他的父亲:“出身军人家庭,虽自己没有参军,但父亲一直以军人的作风教育我、感染我、引领我。”

2018年度韦长春同志被评为江干区新时代担当作为干部。

韦长春自19岁当兵以来,在部队经历了28个春夏秋冬。在这期间,他以优异的表现三次荣立三等功。

严格自律、低调务实、简洁干练,是大家对他最直观的印象。

△他的办公桌上,还有一瓶没来得及倒掉的白开水。

江干区信访局副局长张静这样评价他:

老韦这个人很实在,跟他交流起来很简单,从来不跟组织谈条件、讲要求,听到最多的就是“我来”、“拿下了”,就像我们的老大哥一样。

韦长春的办公室干净整洁、办案件井井有条,在业务上,同事们都对他竖起大拇指。

“跟老韦在一起,我们总是感觉特别踏实,他特别有大将风范,在突发状况面前能够临危不乱,处理事情一张一弛很有章法,让我们感觉到从部队出来的就是不一样。”他的同事卢杰回忆。

按理说,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大部分干部的工作节奏都逐步缓下来、慢下来,但57岁的韦长春却不知疲倦地出差。

有时候工作时间不固定,一有事情就要出发,任务来得急,连衣服都来不及换;有时候信息不准确,他要多处沟通核实信息,微信步数3万+是常有的事;有时候家人不理解,他会偷偷买好礼物,待到功成回家再去“赔罪”。

“老韦就是局里的老黄牛,把任务交给他,我们都很放心。”江干区信访局局长陈天武说。

△在他的办公室里,有一张躺椅。平常累了,就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。

他为人随和,我都叫他韦师傅

在同事眼里,韦长春是信访战线公认的好战友、好同事,是让大家钦佩和敬重的担当作为好干部。

江干区信访局副局长张静说,他车子的后备箱里,有一个拉杆箱,箱子里装着他的日常生活用品。遇到事情,一个电话,他马上就出发了。

2月18日早上7点16分,张静接到“老韦”来的电话。

但是说话,是韦长春的儿子。

他说,“我爸爸没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啊?”张静很意外。

“我爸爸昨天心脏病没了。”儿子在电话里说,带着哭腔,“我要找爸爸的病历卡,办死亡证明。”

张静说着说着,就哽咽了。

张静说,老韦平常很注重锻炼,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为人很实在,说话很有亲和力。

即使在信访工作中遇到起争执的事情,也都是很平和地去劝对方。

张静说,我和老韦是很熟悉了,不仅仅是同事,更是朋友。他的儿子一直在社区工作,他常跟我说,爸爸是他的榜样,不管是工作上,还是生活上。他们俩父子很像的,都是忠厚老实的人。

江干区四级调研员宣建平回忆,比我大11岁,作为老大哥,他的一言一行,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尽管离开部队,但是军人的气质,一点都没有变,一直都是我们的学习榜样。

他总是一有情况,马上就走。他给自己准备了一个行李箱,里面装着他所有的生活用品和工作用品,包括笔记本,通讯录等。

他总是说,如果把来访的群众都当做我们的家人,他们反映的事情就都好理解了。

有些来访群众,一讲就讲了半天,他也总是耐心地和他们谈。

1月28日,韦长春第一次来到赵家苑社区指导防疫工作,就发现了一些“漏洞”。

“进小区的人,门岗的工作人员检查的尺度不够紧,有些没有检查身份证。” 赵家苑社区书记周栋梁说,韦师傅总是跟我们说,防疫工作不能有一点点闪失,再小的地方都要管控到位。

赵家苑社区,他来了好几次,每次来,都会指导防疫工作人员检查轮岗的执勤,关心隔离居民的生活有没有帮助到位。

韦师傅,是周栋梁对他的称呼。

“他为人很随和,一来二往地,大家就熟了。叫韦师傅,更亲切一点。” 周栋梁说。

赵家苑社区是安置房小区,住着4876位居民。在设施设备方面,社区还存在不够到位的地方。长期以来,韦长春也一直积极在为社区想办法,一次次跟街道对接。

“在他的帮助下,我们社区的消防设施得到了提升。这是很大的一个民生实事。” 周栋梁说。

通讯员丨沈健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